主页 > 六合神算 >

新闻排行

最新新闻

自闭症男孩走失3月后归家:要回北京不想要妈妈被原特校拒收

发布日期:2019-11-24 16:5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位于天津市中心,南开区的一栋老楼里,自闭症男孩子博跟妈妈在家还是得裹紧毛衣毛裤,背对着窗户,挤在一张小桌子前吃饭。

  他们不足50平的小屋,在老楼的最高层,寒风肆意穿墙夺窗,老化的地热管只能保证客厅里那张小床上有一团暖意。

  对着从里屋慌慌忙忙跑出来的妈妈,他嘶哑着嗓子喊,“我想去北京,我不想要妈妈。”

  这不是子博的第一次出走,这两年来,他已经跑出去过四五次,之前最长的一次是13天。

  “他确诊自闭症那时候,我都没有现在这么难熬。”至少以前的子博,很黏妈妈。

  在妈妈的记忆里,子博3岁多仍没有语言,上幼儿园时,还听不懂”走、停、坐“等指令,带他出门,一溜烟就窜远了。

  接连被幼儿园劝退、拒收后,妈妈开始带着他长期往医院、机构跑。她那时候拼命的所有动力,就是希望子博有一天能上普通学校。

  “我拼了命地带他干预,只要是老师安排的任务,我每一次都会按时按量完成。”

  费用靠当送货员的丈夫给,私立幼儿园加干预,每个月上万元,尽管他一直否认儿子是自闭症。

  连续干预两年后,子博的语言、沟通、认知等能力慢慢提升了,智力测试结果为94。

  但是,他最终还是没能走进普校的大门。普通孩子上普通学校,特殊孩子上特殊学校,是当时的普遍规定。

  幼儿园毕业后,子博去了离家有十多公里的特校上学,妈妈来回接送,一直到他这次失踪。

  这两年来,特别是换了班主任后,子博不止一次告诉妈妈不想上学了。但是妈妈没给他答复,除了特校之外,她找不到其它可以安置他的地方。

  比如,帮附近老人做做饭,一个月能拿七八百块,打扫卫生,或者在饭馆做小时工的话,一天能挣到五十到一百。

  但是妈妈一直觉得,爸爸的离世,对子博来说,应该没有什么影响。因为从前他爸爸就很少会主动亲近儿子,连抱抱儿子都很少。

  现如今,子博爸爸留给妻儿的,是一套不足50平方的小房子。家里没有一张他的遗像,他临死时躺的床,也在子博妈妈处理完他的后事后,搬出去扔掉了。

  有一次当着子博妈妈的面,一位朋友提醒子博爸爸,“你有这个病,还喝这么多酒,要有个什么好歹,你让他们娘俩怎么过?”

  不过,在跟其他大龄孩子的家长接触后,尤其是在找子博的这3个多月绝望的时间里,妈妈才慢慢意识到:子博感情淡漠的原因,或许跟他们长期以来,孤零零的家庭环境有很大的关系,“没有外公外婆,没有爷爷奶奶,没有爸爸,他不知道爱一个人是什么样的。”

  之前,子博妈妈也通过相亲结识了一个比他年轻几岁的男人。她觉得这男人挺好,因为一开始她说自己带着个自闭症的孩子,对方也没介意。

  但是后来,这桩在她看来很满意的姻缘还是断了,男人见了他儿子后才说,”我原本以为自闭症只是不爱说话而已。“

  “我原本以为孩子找到后,她要大病一场,三个多月一直绷着,结果根本就不敢病。”郭阿姨说。

  子博经常念叨这位阿姨,他们俩家相隔不远,郭阿姨有一位26岁的脑瘫孩子。在她看来,子博就是精力太旺盛了。

  在北京流浪的日子里,子博每天护在胸前的那一沓白纸里,大部分是自己画的一些logo或者其它图标。

  妈妈说,这是子博引以为傲的一项特殊技能,没有人专门教过他,全是自己在网上学的。

  子博曾经央求过妈妈好几次,让她跟自己一起去找中央电视台,让他们改换上他设计的logo。

  妈妈也陪他去过,但是在这趟三个多月的流浪中,子博又带着新的logo去找电视台了。

  此前,为了培养子博的兴趣爱好,妈妈曾给子博报了一次游泳课。但子博学了一段时间后,妈妈实在无法承担一个月好几千的学费,便没有继续学了。

  后来,妈妈和几位家长一起组团,给子博和其他孩子争取了一个短时学街舞的机会。

  教舞蹈的老师说,“子博的节奏感很好,还达到了考级的水平,而且更重要的是,他学得很认真。”

  子博迫切需要一个去处,可当他结束这三个月的“旅程”回来,原本就读的特校早已开学。

  但今早妈妈带子博去学校报到时,老师让她先带子博回家调整一段时间,校方需经过详细商讨再决定是否接受他返校。

  对子博目前的困境,刁老师认为,天津大龄自闭症托养资源有限,能对孩子青春期做疏导的专业老师也很少,子博的安置确实是一个难题。

  • Power by DedeCms